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不知不觉已经中秋了,中秋节吉祥!
自从每周2个quiz,然后一个月一个exam加一个paper, 我觉得日子过得很紧凑。我的室友是很少课,但是需要做很多阅读文献,整理文献的工作,所以可以在家里做,她就不愿意出门了。所以上周我们有一周都只是晚饭才见到,她说我这起早贪黑的,几时是头。虽然就是这么随口一说,我觉得才刚开始。那天才在说,今年事情特别多,每逢狗年,牛年,羊年,我都特别心累,爸爸的事是一单,然后就是听到我妈眼睛玻璃体有脱落出现黑云黑影。这类即便自己出现在身边也没什么作为的事,可能就是一种考验吧。我只知道,赶紧把学习加快进度,然后可以去找点工打还是怎么着增加收入,大概一面是时不我待,一面是学习欲速不达。人的精力真的是有限的,即便你精神很想坚持,但是就好像发电机一样,无法永恒发电。就好像那天跟室友,搬了27箱水,945瓶,即便只是二楼,即便是用超市的购物车拉回来,即便我们大概每人分担了一半的搬运工作,我都觉得膝盖半月板隐隐作痛,想起妈妈以前搬牛奶送牛奶,现在膝盖都水肿,我就觉得是一种透支。隔天我就跟室友说,等我第五周各科都第一轮exam结束后,就去考车笔试吧,虽然也不会立刻买车,这会儿芯片紧缺,新车难产,二手车车价疯狂,又快冬天了,权当考完碰运气了。室友说她买车,一起用,有朋友在帮她看车了,有合适的她就会入手,那样我也不用大笔支出去买车先了,水应该可以顶好一段时间。听说今年冬天会特别长,降雪可能也会比以往多,我已经看过雪了,所以不是期待,反而是想着看几时得去买衣服了,因为我最厚的衣服在现在已经穿上了,而现在我的好些同学都还穿着短裤短袖拖鞋袜子,其实大概也就是体现自己的弱鸡。

这段时间可能是碰到一个比自己还不会做饭的室友,所以变得我好像做什么吃的,她都觉得很好吃。这段时间,我也觉得自己“厨艺”达到人生顶峰,大概是做日式咖喱饭,煮鱼粥,炒pad thai,煮冬阴功汤,土豆焖面,鱼香茄子,小葱豆腐。。。都做得还可以吧,我自己认为。可惜还没煮过一顿给自己爸妈吃过,以后希望有机会可以。有时候鼓励的语言还是很受用的,室友没有嫌弃,很多时候是鼓励,也觉得好吃,我是感恩的,不然像我这样的人,一受打击,我就不做了,我宁可洗碗,反正我对吃没有很追求,谁做都一样,大概是辛苦准备做饭,也用心做了,如果还被嫌弃这那,我大概率会选择安静吃饭,洗好碗便是;大概就是你如果开车,但是副驾或者其他乘客一直在旁边点评车技,多少还是容易心烦,那我也会选择当个安静的乘客,所以还是很感恩。“善言”也是一种布施,布施没有那么难,去个公交车上让个位,也是布施,“坐”布施。别人没地方住,给别人住,也是布施,“住”布施。只要你有,只要你舍得。

那天我看到一个上公交车不付车费的小哥,司机姐姐就不开车,让他付了才开,车上虽然也只有我一个乘客加这个小哥,所以司机姐姐真的就靠路边问他要车费才开,那人就是不给,说没钱,司机姐姐说,没钱你怎么可以去超市买吃的,小哥说我就是买了东西才没钱。我身上是没有备任何纸币的,只有公交卡和银行卡,我其实没有想过真的要替他付,只是这样耽误下去就不知道几时回到家了,正当我想开口,不然我现在就下车,换另一辆公交吧,司机拗不过小哥还是开车了。回来我跟室友说了这回事,室友第一反应是,这小哥是不是就是黑人。我说是之后,她就开始她的黑人不靠谱理论。我没有说话。周五我去银行存个支票,又坐了公交车,这次又上来了一个小哥,也不给车费,径直往车中座位走,任凭司机姐姐怎么吼,他就是不付车费,司机姐姐开了一个站,上来一个大妈,刚买完菜,听到司机姐姐又停路边了,因为这小哥不付车费,她不想开,大妈找了2块钱零钱给小哥去付车费,小哥接过这2快钱,跟大妈说谢谢,然后就去付车费了。回来的路上,我也是坐公交,刚坐好,旁边的一个残疾人大叔就跟我说,你最好坐别的位置,这个位置刚刚有个乘客咳嗽,咳得一塌糊涂。然后司机姐姐就把公交车的门口下降高度,然后自己过来解开固定轮椅的扣子,亲自推了这个大叔下车,大叔愉快地去沃尔玛购物了。是啊,这边的人,生病残疾都不会给人一副病怏怏等人照顾的情形,我看到好多还自己带着氧气盒去坐公交车,开车出行,这要是换在国内,估计都不想出门了吧。一个是公共的一些设施是对残障人士友好,让他们对出门不恐惧,另一个是他们本身心态也是好,人是够独立,这些都值得我学习。回到家,我告诉了室友这个不付款的事,室友说怎么这边那么多人不喜欢付车费,肯定又是黑人了吧。我说这次你猜错了,不付车费的是白人年轻小伙,手上的饮料价格比车费还贵,而给他车费零钱的是黑人大妈,我都没有这个“好心”。所以很多时候,不要带偏见去看待事物,可能可以看到更多,学到更多,我也是在学习当中。这周就遇到一个客户,是纽约的小黑妹,应该是网红,我其实很不喜欢做生意,找客户,拉关系,但是为了生计,这会儿哪哪都需要钱,没办法,就只能硬着头皮找,还真找到,人也爽快,是个设计师,目前是聊得挺好的,我知道,一切都是佛菩萨帮助啊,哪有我想要就能有的事。要学习要赚钱这2件事,本身就是占用彼此时间精力,甚至是心情,有得选择,我肯定想把时间花在学习上,把题目做出来都好。所以我才说是菩萨帮忙,希望顺利谈好。

目前还是有求于佛祖,哪天可以不求了,也许智慧才是真正开了吧,大概是清净心难得,没有那么多烦恼的人才是真正有福报的人。净空法师说的,有我就有自私自利,贪瞋痴慢。贪瞋痴,佛家称为三毒,那是最原始的病毒,细胞里有贪瞋痴,外面就容易受感染,里头没有病毒,外面不受感染。中西医不一样,西医不懂这个道理,中医懂得。一个人得到最严重的病,如果心态好,医生给他用一点医药,很容易恢复健康。虽然我现在在接受世俗的科学教育,最近学习了睡眠,学习了细胞反映,学习了眼睛,我身边的人都好像就有可以对应上的,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但我也知道,我要学习放下分别心,执着心,老法师的一个视频说过,要真诚心对自己,清净平等觉,清净不染污,平等没有高下,法法平等,人人平等,很重要。他提及蕅益大师讲的:“境缘无好丑。”境是物质环境,缘是人事环境,用平等心看待,就是平等。用善心看待,都是善的,用不善心看待,都不善。境缘无好丑,好丑生于心。无论是黑人小哥还是白人小哥,其实都是一种现象提醒自己不要这样,仅此而已。突然想起,那天统计学的老师,我还存在她不大乐意让我选她的课的情绪上,然后我完成一个quiz,里面有2道题是没有教过的,我错了,扣了分,按照以前肯定还是想满分拿下每一个quiz,但是因为我有extra credit就不想多去纠结了;谁想,这老师还真因为这3分2道题专门给我写了邮件道歉,并说会给我再考一次,瞬间电脑一端的我反而有点过意不去了,大概会觉得其实就是自己小心眼,其实老师不过是公事公办而已,一个认真的老师,也没什么不好。佛经上说,日日是好日,时时是好时。老法师补了两句:人人是好人,事事是好事。要向大家学习的还很多,一起同修。先歇笔休息。大家国庆节快乐。
心随境转烦恼生,境随心转是极乐。
就像熊老师所说,向大家学习,都是我们学习的对象。
此刻,有没有心存善念;
本来上周大部分考试考完,paper写完,才说有点自己的时间,也觉得可能可以阶段性放松一下,然而其实并没有,任务一个接一个在学校系统里弹出来,也还得继续预习,就这样一个月,其实一本书也学了大一半了(所有科目)。也正是这样,我才觉得日子过得好快,说是一个月多,室友觉得在这边的日子过得好慢,我觉得过得特别快,快到好像开快车遇到红灯,我希望可以慢下来停下来歇一下,可能会好点。上周末,我跟室友说我考得7788了,还有一科统计学周一考,周末可以去一下她念了很久的湖看看了。对,中学课本里写的五大湖之一,密歇根湖,去那边看看“走走”,于是她真的是带着我“走”过去......哈哈,结果走了好久其实,说是说很近,全身都出汗,早晨很多人锻炼,跑步竞走都有,老年人也过去那边散步。刚去的时候,其实是阴天,走到了之后,才过马路,在视野湖景和天空云层融为一体的弥漫里,右手边突然伸出一束光,那云层里的空洞彷佛在云上洒下金黄色的光芒,柔和温祥,平静的湖面多了一些生机,让人感觉充满希望。湖似乎没有边界,又似乎对岸咫尺可见,我发了下呆,大概是多少有被震撼到,也许是一直两点一线的生活,这样的自然风光有让我多少抽离现实生活。我们走下阶梯,去近距离感受一下湖景,天气其实是转凉了,但仍然有人下水游泳,我内心是佩服不已,毕竟真的不是用凉,可能还有点冰;也有对着湖景做瑜伽的,还有两夫妻携手在栈桥散步的,还有母女在湖边的沙滩走的......室友让我带手机拍照然后发给她,结果我拍了一路,她说不用回家了哈。是啊,可以坐在那椅子上对着湖发呆可能也是某种解压的方式。

每天等公交坐公交车去上学,放学,我最常做的事情是看路上的车,看别人的家,看看各式各样的车都长什么样子耗不耗油什么用途,这边车的品牌和型号比国内多很多,每天都有新车看;大家的house也是各式各样的设计,我看他们的外观,包括窗,门,烟囱,门口花园等等,虽然每天路程都一样,可是好像每天看到的房子都不同。路边的树叶都在换他们的衣服了,有些还脱落了,去丢垃圾的时候看到树叶,想起他们说北密这会儿也很多红叶看,据说很美,以后有机会去看看吧,对着这一片片黄叶,红叶,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他们变了颜色。这一个月下来后的考试之类的,可能最让我受打击的是生物,教授是一个印度人,实验室的老师也是,我好像听了一个多月他们的课,我还是不大能听懂,印度口音,听得是有点辛苦。朋友告诉我,可以尝试用苹果手机siri录下来识别,或者自己录音电脑软件识别,一个Lecture一个半钟2个钟,一次次听不懂的感受有让我拒绝返回去听他们讲的课。上课全靠PPT撑着,要说完全听不懂也不是,但是就是偶尔听得懂,老师应该是有才的,上课像在描绘一副百科全书,很多不是书中内容,他脑袋里有东西,即兴演讲是一环接一环。听不懂的时候,我就好像被困住了,后面也就听不进了一样,然后还走神妄念四起,考试24道题,2题粗心,2题应该是他上课讲的百科知识,谷歌都搜不出答案的那种,考完试就多少有点怀疑自己。我跟实验室的老师谈过,我应该是每次最迟离开实验室的那个同学,所以多少聊得比较多,我没有说得很明白是印度口音问题,可能也不止是印度口音的问题,还有一些专有名字(长长的术语,类似Polyacrylamide gel electrophoresis之类的)加上是印度口音,基本就让我眼睛画圈旋转够一阵。一定要说,难倒不是难,知识本身,就是上课听不懂这个事情让我内心有受挫。但我知道这可能是时间的问题,还是得集中精神用心再去听,周二早上我喝了咖啡,更加集中注意力去听,感觉好像比之前听懂多了一些,巧合的是,老师居然在讲课过程中解答了我之前对树叶变色的疑问,我以为只是冷,但是我没有找到很直接的关系,实际是因为日照时间短了,所以树叶没有那么多太阳给的能量去做呼吸功能来产生糖和能量供能,于是它们智能地选择少点用树叶呼吸,这样就可以蓄能,然后树叶所呈现的颜色是他们不吸收的颜色所反射出来的颜色,比如看到的绿色是他们不吸收绿色,红色就不吸收太阳光谱里的红色,最后他们选择脱去树叶,只留躯干过冬,大概是类似冬天一些动物冬眠蓄能的原理。有时候就是快要放弃的时候,上天就安排了一些转机,让你别轻易放弃。生物本来就是我很喜欢的科目,百科老师讲课其实也是生动,只是自己还要努力,适应。我朋友跟我说,转念很重要。

对,我们的生活不会总是一帆风顺,会有波澜会有牵绊,肯定有让你觉得沮丧难过不快的时候,这时候,转念很重要。室友说,你怎么总是那么会安慰自己,把事情想成好的。我想了一下,可能年纪在那里了吧,也不是没经历事情,也曾钻牛角尖,碰到事情也有把事情想坏想绝了的时候,可是好像那种负能量有点像深渊,会把你拉进更难过更深的怨念里,对事情的处理多少有不智慧的处理可能,也就是说,对事情帮助不大,可能会更糟糕。我也曾碰到亲人跟我说过,他只有保留有恨,不能忘记一些事,一些别人怎么对待他不好的事,他才可以提醒自己不能堕落。“化悲愤为力量”我好像也曾这么鼓励自己,“有用的”,可是人性本善,如果一直需要通过记住那些不好的才可以奋辑直追,这样的力量又有多少持续性呢。谈及往生,那又如何放下,其实是一直循环。论坛里总有一些不幸的事大家一起分担,有几次我看到一些帖子,也会有无力感,我想回复里面的帖子,我知道你们可能现在都很难,大家过得都不容易,但如果生命不止,希望真的可以生生不息,需要转念。来论坛里一帖一帖地更新,一个是自己给自己敲钟反省,一个是希望有些许可能可以给一些有缘人精神力量。有人可能会说,什么事情都是好的,什么人都是好的,什么话也都是好的,未免活得多少虚伪;不存在争辩,我写字的当下是坦然,大概是心态,只要是真诚的话,多沮丧都可能被抚慰。我的妈妈以前也会给家族群里转发微信鸡汤,有些群我还不在,所以我也是其他亲人告诉我才知道,我问了下有没有人回应之类的,毕竟我不在群,回答是没有。我过来美国后,妈妈一次也给我发了,她发一次,我就看一次,认真地看了,可能有些表达我不一定喜欢,大概是比较极端了点,看过也就算。但是只要是她发的,我都认真看,我也让她没事可以给我发。我内心是这么想的,她发这些文字,是她认可的,她选择发给我是希望跟我有互动,也希望我一样积极,起码她自己本身是积极的,这样的鸡汤我没有理由拒绝。只要她发,我便会看,也会回复。

这周我除了生物课的考试结果有打击到我,还有一个点让我有怀疑自己的时候,对,总有怀疑自己的时候,我总是这样。周一考统计学,去的路上,可能我带有自满,以为自己学得还可以,告诉自己待会儿不要太快交卷。可是当我考到一半的时候,有2-3个学生就去交卷了,大概是有点像沙滩上的婴儿海龟伺机归海般,好多人接连都去交卷了,那时候我告诉自己,交得快不代表就做得对,要专注自己,注意准确率。但是很快班上就剩10个同学不到,我又跟自己说,没事,还有时间,可能他们用计算机算得快,我觉得不需要用计算机就慢一些,待会儿再用计算机算多一次好了,才刚这么想,老师说还有10分钟交卷。我没有检查就交了,交完后久久不能平静,所以怀疑了一下自己,不会是不合适读书吧,这个年纪。加上我有拿满分的执念,只要作业或者小测试稍微没有满分,我其实是很纠结的,大概是觉得离A又远了一点。室友说,学会就可以了,不要有满分的负担;我听着,还没完全听进去,让我慢慢再消化一下。患得患失的感觉其实是不好的,好像上上周五有加州的客户有很好的交易可能,可是之后就一直没有回复邮件了,那种越想得到,越得不到的无奈感在过往生活经历里,其实我是屡试不爽。“放下”这个课题是一生的修行。

明天考车证,希望顺利。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